三九二十七  

假想二

当各自怀抱着不同的理想,彼此的光芒还能如过往一样互相辉映吗。

这天早上刚打开门,就见一个醉汉一脚踏进玄关,嘴里咕噜着含混不清的音节,歪歪斜斜得眼看就要倒在他身上。他侧身一闪,任那醉汉扑倒在地。待他黑着脸俯下身去将人扶起,醉汉竟已阖着眼睡着了。这人一头略长的黑发乱七八糟的糊在额前,耳朵上挂着长长的坠子,衣着也十足的前卫时尚,大概是个玩了通宵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年轻人。

正在他思索着该如何处理这个不速之客时,醉汉却突然说起梦话来,“都走着瞧吧……乐队——我重新组建一个,依然能走上顶点——”

这个声音!他几下拨开了凌乱的发丝,又用大拇指用力把花了的深蓝色眼妆抹掉。没错了,这正是他的旧搭档。上一次分...

未来的模样


他窝在沙发里不厌其烦地玩着一个冰透的啤酒罐,视线来回缠绕在桌旁整理文件的男人身上。一起走过不长不短的时间之后,他对这样的场景太过熟悉了。两个人的生活用品,品味截然不同的两叠专辑,一个啤酒箱,三个书架,一个大沙发,一张床,几乎代表了他们的全部痕迹。一阵胡思乱想后,他开口想要说点什么,却又在半秒后恹恹地闭嘴。

至少还要过二十分钟,那个人的专注时间才会暂时停止,然后他会休息一刻钟,问他今天的工作怎么样,或者今天的同事聚餐怎么样。难以言喻的感觉突然扼紧了他的喉咙,强烈的窒息感在他的胸腔里沉闷地炸裂,震得他胸口一痛,耳朵也嗡嗡作响。他急忙深呼吸了几下,把喉咙里恶心的酸苦味道压了下去,然后在对方转身来看...

踱步也好,匍匐前行也好,只得用尽每分每秒来踏碎永恒的敌人。胜则永不退场,败则死在过去的自己的身首之内,沉入永夜。

偶尔倒行。

第一次六连,抽之前念了三声杰大,然后……(゚◇゚ノ)ノ!!!!!!抱紧圣火大哭(*꒦ິ⌓꒦ີ)

©三九二十七 Powered by LOFTER